似恋关係:为何你们会变成炮友以上,恋人未满?

2020-06-17 评论 752

「似恋关係」是没有明说交往,但又同时享有性行为与其他亲密的关係[1]。

或许,很少人是在一开始就想这样,很多甚至是,暧昧过了头,才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回头。但问题是,为什幺妳会让自己走向进退维谷的田地?

这样的关係通常由两方组成:不愿承诺的逃避者,与不甘放弃的焦虑者[2]。

给不愿承诺的逃避者:就算不曾拥有,也还是会失去

其实,妳是渴望被关怀和呵护的,但是因为过去的经历和曾经受过的伤,让妳不愿意再一次的接受这些痛苦,所以妳学会了——只要不去承诺就不会有失落,只要不曾拥有就不会再一次受伤重重。

所以妳开始在许多没有办法被定义,又不需要负起任何责任的关係当中,来回摆蕩。但是在妳的内心深处,还是渴望被爱的,可是,正因为妳并没有给予对方足够的承诺,对方也不需要为妳付出完全的责任。最后,妳有限的付出,也只获得非常有限的爱。

可是当他们离开的时候,其实妳还是会难过。

虽然妳以为只要不承诺就不会有失落,可是只要曾经互相依赖,就得承担对方离开所带来的伤害。于是妳的防备并没有让妳获得更多,反而是在不足的安全感当中,一次又一次的去经历失去的滋味。因为,就算不曾拥有,只要曾经暧昧过头,也还是会感到失去后的难过。

或许妳也习惯了,习惯在每次失去中,去说服自己其实对方并没有想像中那幺重要,这样的习惯或许让妳难过的成分少了一点,但也因为当初妳并没有投入太多的感情,说妳从中获得的快乐也非常有限。

给不甘失去的焦虑者:别让一时的不勇敢,变成永远的遗憾

妳值得更完整的爱,一直都很值得。

那些对于拥有和失去的焦虑,很多时候都是妳想像出来的。妳一直希望这段关係能见光,但对方又不愿意公开。于是,妳每天都活在不确定里面,眷恋见面交欢的瞬间,心理却又相当明白,这种空虚的爱不是妳所期待的关怀。

妳一直都懂,只是妳不忍说破。因为说破了可能什幺都没有,维持现状至少可以维繫那些仅存的拥有。说得很简单,但下定决心很难,这里提供两个研究踹妳一脚,或可以让妳清醒一些:

〈1〉爱得深,也伤得深:这妳早就知道了,但妳可能不知道的是,关係里付出越多的一方,权力其实越小[3],妳越在乎,就越痛苦;越退让,就越让自己无路可退。

〈2〉爱得久,也痛得久:虽然妳们未曾「在一起」,但其实和在一起没两样。而在分手伤痛的研究中,大部分的人需要花「交往时间的一半」以上来疗伤,所以,如果妳继续让歹戏拖棚四、五年,妳至少得花2年来忘记他[4]。

再说一次,妳值得更完整的爱。别让一时的不勇敢,变成永远的遗憾。

三种似恋高危险群

一般来说,有三种关係容易走向似恋:

〈1〉没有界线的暧昧 :又称「好友万万睡」(Friends with Benefits)[5],原先说好只要身体不要爱,或是从朋友开始,变成超级好朋友,然后擦枪走火,之后就一江春水向东流了。

〈2〉过度自信的一夜情 :原先以为大家都是逢场作戏,各取所需,但几次交手之后却发现,自己不是玩不起,而是伤不起。

〈3〉后分手关係(Post-dissolutional relationships) :曾经的亲密与了解,让两人很快就能知道彼此在床上的需求[6],但也因为害怕「再」在一起的带来的麻烦与争吵,就卡在这种「只做爱,不相爱」的窘境。

妳在一段或两段正式的恋情之后,后来所接续的所谓无以名状的似恋关係,都是因为恐惧失去所构筑出来的「防卫式感情」[7]。但是有一天妳终究会明白,这些防卫并没有办法带妳到达真正的爱,而是会让妳再一次又一次的失落与难过当中,看见自己的害怕与丑陋。

--

延伸阅读

[1]海苔熊(2015)。在怦然之后:关于爱情的16堂课(增新版)。桃园:大真文化。

[2]程威铨(2013)。背德の边界-危险平衡中的似恋关係。TEDx温罗汀「决定」。

[3] Sprecher, Susan, Schmeeckle, Maria, & Felmlee, Diane. (2006). The Principle of Least Interest: Inequality in Emotional Involvement in Romantic Relationships. Journal of Family Issues, 27(9), 1255-1280. doi: 10.1177/0192513x06289215

[4] Wright, H. N.(2003)。恋人还是朋友:分手疗伤手册(田镕瑄、谢慧雯译)。台北:宇宙光。

[5] Bisson, Melissa A., & Levine, Timothy R. (2009). Negotiating a Friends with Benefits Relationship.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, 38(1), 66-73. doi: 10.1007/s10508-007-9211-2

[6] Armstrong, E.A., P. England, and A.C. Fogarty, Accounting for women’s orgasm and sexual enjoyment in college hookups and relationships.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, 2012. 77(3): p. 435-462.

[7]海苔熊(2015)。没有开始,也还是会失去:破除「在一起」的恐惧。姊妹淘。